狐恋

绝歌

首页 >> 狐恋 >> 狐恋全文阅读(目录)
大家在看 兽妃天下:神医大小姐 画满田园 天才小毒妃 帝王燕:王妃有药 穿越之一路逍遥 凤帝九倾 全能异能师:废柴逆天 医妃惊世 烟水寒 庶女凤华:皇叔,请自重
狐恋 绝歌 - 狐恋全文阅读 - 狐恋txt下载 - 狐恋最新章节 - 好看的古代言情小说 []

第二十四章

上一章 书 页 下一章 阅读记录

静优病得很重,每日都会咳出不少的血丝,御医换了一个又一个,却没有丝毫效果。

最初太子与皇帝也常来探望,随着静优的病情加重,两人来的次数也少了。她身边围绕的也只有那几个贴身宫女。倚在摇椅上,静优晒着夕阳,满脸病容,神情落寞。

自从御医宣布她的病有一定传染性后,她再也没有见过父皇与皇兄的身影,偶尔见到的就是他们身边的小太监前来慰问,而那些太监生怕传染似的躲得远远的,她见着也烦,也便没再让那些太监入府。

驸马府越来越冷清,再加上秋□□近,漫天都是飘落的枯黄树叶,显得十分苍凉。以前,她从来不曾留意过秋天,即使偶尔看见秋天,也觉得该用“秋高气爽”来形容,可现在她在病中细细地品偿秋天,才发现它是多么的苍凉和萧条,才发现它代表了迟暮。

把头枕在摇椅背上,舒适地窝在椅子中,明天便是驸马行刑的日子。她救不了她,便让她与她一同去吧。既然不能同生,共死也是好的。

她的嘴角勾起一抹浅浅的笑意,很温柔,也很安宁,甚至有着些许幸福。能与心爱的人一同死去,她不幸福吗?亦有一些苦涩,她爱的人不爱她,她爱的人到死惦记的也是另一个女了、一只狐狸。

以前,她总是不明白,为什么这么尊贵的皇室在驸马的眼中竟然是那么地不屑,可现在她病了,她看到了他们那平时难以见到的冷漠无情一面,她懂了,也明了几分。

记忆从脑海中一一浮现,她在想,也许当初自己懂得对爱放手,也许结局到现在会改写。驸马或许不会被砍头,她或许和雪儿幸福地生活在一起,而自己也还有皇姐的疼爱,做个无忧无虑的小公主,继续做那个放肆的天之骄女。

也许,自己的执着,真的是错了。驸马本就不属于她,她费尽心思,耗尽心力,付出那么多,终究还是不能得到她。只是,以前她不懂得那句话,“命里有时终需有,命里无时莫强求。”她以为人定可以胜天,她坚奉事在人为,但结局却告诉她,有些事情强求不得。

幽幽一叹,闭上眼任风轻拂脸颊,一切都快结束了。

只是,她很想再见驸马一面,很想很想见她最后一面。

招了招头,旁边的宫女走到她的跟前,行了一礼,“公主有何吩咐?”

“摆驾,去天牢。”

“什么?”

“去天牢。”静优重复一遍,连说话都感到气虚。

“公主。”宫女唤道,她的身体这么差,怎么能去天牢。被皇上知道,不砍了她们的头才怪。

“一切事情由我担着,你们不用怕。”

宫女跪在地上,没有送她去的打算。公主的身体这么差,看样子应该是命不久矣,万一见着驸马一时激动而导致有个三长两短,她们就只有陪葬的份。

“没听到我说的吗?移驾天牢。”

“请恕婢子难以从命。”

“混帐。”静优怒声喝叱,因用力过大,一时岔了气,连连咳嗽,差点回不过气来。

宫女依旧跪着不动,公主现在死在府上总比死在天牢好。

静优喘了半天,总算是回过神来,脸色差点憋成紫色。她无力地垂倒在椅子上,说话的力气都没有,连手也抬不起来。

望着天边的残阳,她的眼角滑落两滴泪,难道她想见驸马最后一面都不行吗?

心里无限悲凉,她快死了,身边却没有一个关心她的人。她拥有着挥霍不尽的财富,临死之时连个贴心人都没有。

几个贴身宫女静静地站在静优的身边,她们知道静优想做什么,也能够明白她为什么要这么做。只是,她们不敢带她去,她们不能拿自己的生命来冒险。

“驸马。”静优喃喃地念着,心一阵紧缩,喉头一甜,涌出口鲜血。然后,她觉得自己吸入的空气越来越少,周围的空气也似乎越来越少。

一抹倩丽的白影出现在她的视线中,她以为是自己眼花,这个时候怎么能够见着那只狐妖呢。

宫女们变了脸色,她们怯怯地退后数步,这狐狸精怎么突然来了。

雪儿走到静优的身边,幽幽一叹,将一颗紫色的果子塞入她的口中。果子入口即化,丝丝清凉的感觉如甘泉般涌向全身,那被抽走的力气,消逝的生命力似乎又回到了体内。

静优抬起眼,雪儿绝美的容颜清晰地印入眼帘,现在发生的是梦还是真?

雪儿如天籁般的声音传入她的耳中,“我们妖类有恩必还,当日你从无我和尚手中救我一命,今日还给你。”说完,她转身往空中飘去。

“雪儿。”静优起身追出几步,出声唤道。

雪儿回头望着她,数月未见,雪儿更美,更加清灵飘逸,身上的仙味更浓,她,似乎不是妖,而是一位真正的嫡仙。

“对不起。”静优吐出这三个字,她不该在她与云文之间横插一脚,她该对爱放手。

“你没有对不起我,那是你和她之间的缘分。”

“我和她之间的缘分?”静优愕然,她和云文还有缘分?

“前世欠下的东西,这一世自然该偿还。你欠她的,已经还了,她欠你的,也已经还了。”你们之间,已经尽了。雪儿回过头,缓缓向天边飞去。她,就如飞天的仙子,如敦煌那飘舞的飞天。

静优站在院子中,看着雪儿消失在天边的身影,她不是妖,是仙,而自己一介凡人,与她的差别是天上地下。轻轻地勾了勾嘴角,“她该对云文放手了。”缓缓地往公主府外走去。

“公主。”宫女们往静优追去,想不到她居然在转眼之间活了,刚才明明见她快死了的。她们有点惶然,怕静优追究她们。

静优缓缓地回过头看她们一眼,轻轻摇了摇头,出了公主府。从此,她不再是公主。

踏入天牢,隔着铁栏望着云文。

数月的牢狱生活使她变得清瘦,但神情淡然,眉宇间依旧有神,那飘逸脱尘的气质丝毫未见。突然之间,她发现云文与雪儿的气质是那么的相似,不仅是气质,连神情都是,淡雅中充满慈悲,如佛光一般宁静慈祥。

云文站在牢中看着静优,许久,嘴角浮现出一抹浅笑,那神情有点像是遇到久别的故人,“你来了?”

“嗯。”静优点了点头。她说道,“本来,在这一刻我该死了的。”

云文不解,但她没有问,她知道静优会说。

“我在鬼门关前走了一转,是雪儿救了我。”低着头,望了望鞋尖,随即又抬起头来,说道,“我想明白了很多事情,以前是我不懂得人生,是我太任性。”

云文仍旧静静地望着她。

“逸显,我祝福你和雪儿,你们才是一对,至于你和我,缘尽了,分也到头了。”静优的神情中有着一丝落寞及淡淡的忧郁,还有一丝坦然。随即,她微微一笑,“我永远替你们祝福。”说完,转身缓缓往天牢外走去。有一种爱,叫做放手。

静优公主走出天牢之后,人们见到她一直往城外走去,从那以后就再也没有人见过她。后来有传言说她到一个寺庙里出了家,又有人说她云游天下,还有人说她遇到一位仙人,跟着那仙人修道去了……

皇帝坐在龙椅上,眉头紧拢。桌上摆着厚厚的一叠凑折,全是要求赦免云逸显的。现在那些平民百姓对杀云逸显的反应很大,风波亭岳飞遇害事件就在百姓中造成极坏的影响,如果现在再杀了云文,只怕真的会引起民愤,继而天下大乱。

重重地叹口气,揉了揉太阳穴,不杀云逸显,难血皇室所受的丑辱,杀了她,却会危及大宋的江山。

“凛皇上,静优公主的贴身侍女求见。”

“什么事?”

“她说有要求凛报皇上。”

“要事?莫不是……”皇帝的眉头一皱,听闻最近公主的情况极糟,已到垂危之际,莫非……“宣。”已经死了一个女儿,现在又个一位,白发人送黑发人的滋味不好受啊。

“恭喜皇上贺喜皇上,公主的病痊愈了。”

“痊愈了?”皇帝惊讶地睁大眼睛,“前两天御医不是才说没救了吗?”他都开始派人修墓了。

“是的,本来公主眼看不行了,那位叫雪儿的狐仙突然出现,给公主吃了一颗紫色的果子公主就痊愈了,现在公主去天牢了。”

皇帝闻言愣了半晌,随即回过神来,叫道,“马上把公主召来。”这世界上真的有起死回身的灵药?

又过了一会儿,侍卫来报,公主已经离开天牢,不知去向。但侍卫都说公主看起来精神非常的好,病已经痊愈。

皇帝愣在当场,他有一种感觉,自己这个女儿不会再回来了。愣了半晌,倏地站起来,叫道,“宣旨,赦免云逸显的罪状,无罪释放。”缓了一下又说,“你让她来见朕,不不不,让她把那半仙娘娘一起找来见朕。”也许那被称为半仙娘娘的雪儿真的成了仙,真有长生不老的灵药。想到这里,他一阵激动,皇室的尊严、声誉算啥,长生不老才最重要。

当皇帝再见到云文的时候,整个人都愣了。他以为他见到的会是一个蓬头垢面,精神接近繃溃的人,却没有想到面前这个还穿着囚服的女子,身上会流露出这样的气质……

什么样的气质皇帝无法描绘,反正他只有一个感觉,就是见到仙人了。

皇帝混身一颤,这定是那半仙娘娘的功劳。他长生不老有望了。起身几步奔上台阶,走到云文的身边,惊喜地说,“云爱卿不必行礼。”

云文并没有行礼,也早不是朝廷中的官员,不应该再称为爱卿。可这皇帝高兴过头了,并没有觉察到这一点。

云文打量着他,搞不明白这皇帝的反应。

“朕,朕……”皇帝朕了半天,乐得不知道说什么好,好像已经得到长生不老药一样。

云文不动声色地望着他,看这皇帝又要搞什么花样。

“朕……爱卿,朕听闻半仙娘娘有灵丹仙药,你可否为朕求来一颗仙丹。”

云文的额头冒起两滴冷汗,自古的君王都怕死,想长生不老的不计其数,连秦皇、汉武、唐宗都不能幸免,何况这昏君,不想归入那一流都难。

云文说道,“皇上,草民已经许久没有见到半娘仙仙,且早民并未见过半仙娘娘有什么灵丹妙药。”

“没有灵丹妙药?你又如何能有如此精神,云爱卿,你就别再唬朕了。只要你给朕求来一颗仙丹,朕愿给你半壁江山。”

云文轻轻一叹,说道,“皇上,长生不老丹没有,长生不老诀要草民倒有一昧。”

“你说,快说。”皇帝忙道,又怕别人听到,忙将左右侍卫太监全部出去。御书房内就只留下他和云文二人。

云文说道,“皇上听好了,只有六个字,‘心坦荡,意宁静’。”

“这是什么意思?”皇帝不懂。

云文说道,“那皇上就慢慢参悟吧,等皇上悟懂了,那离得道成仙也不远了。”云文说完,转身便往御书房外走。心里坦荡荡,无愧于天地,心宁气和,无欲无求,处处都感受着世界的美好,这样的人生不比神仙还快活吗?

当百姓看到赦免云文的榜文的时候,群体欢呼,奔走相告,那喜庆,比过年还浓。

云文怕再引起群众的骚动,她悄悄地回到宅子。

原以为抄家会使宅子面临灭顶之灾,可当她再次踏入这块地方的时候见到的却是秋色满园的影像。

两个穿黑衣服的曼妙女子挥着小巧的圆扇在那里聊天讨论着距此不远处新迁来的一个穷书生。看来,又是这两个妖怪帮她守住了宅子。

云文缓缓走过去,向两人行了一礼:“两位姐姐好。”

“哟,呆书生回来了。”魅娘笑嬉嬉地打量着云文,眼中满是好奇,从圆扇遮着嘴用很小声偏偏云文又听得到的声音对魅娘说道,“姐姐,别人进牢都会被折磨得人不人、鬼不鬼的,我看这书生怎么反倒越来越精神,还坐出一身的灵气来了。八成是在牢里被那公主侍侯的。”

“两位姐姐可别乱说。”云文慌忙说道。

“呵呵。”两人咯咯一阵娇笑,魅姬牵着魅娘的手说道,“妹妹,咱们做功课去,别理这呆子。”

“呆子?”什么时候她变呆子了?云文摸了摸头,一脸不解。

“不是呆子是什么?别人去救她,她却用簪子抵住自己的咽喉不让别人救,唉!当初你真要狠心一点,那皇帝只怕也顶不住这么多百姓的压力,不敢关你。”魅姬摇了摇头,往神房中走去。难怪雪儿私下老是骂她呆子。

云文摸了摸鼻子,红着脸往雪儿的房间里走去。

里面收拾得干干净净,房间里隐约还有雪儿留下的馨香气息。当初被抄家的时候这房间被翻得一片乱,没想到现在被人收拾得这么好。又是那两位妖怪姐姐吧?她们真是好人,不,是好妖。

坐在雪儿的床上,床头挂着一幅画,很眼熟。画上画的是她和雪儿相依,一笔一画微妙微笑,每一个神情都流露出她们的深情。

她记得之前房间里没有这幅画的。

举起画,细细地端祥,越看越觉得像是在哪里见过,十分的熟悉。不止是因为画中画的是她和雪儿,而是因为她隐约记得自己确确实实见过这画。

凝聚思绪,莫地,脑海中浮现出一个情形。在一个豪华的房间里,雪儿站在一张圆桌前挥毫轻舞。跟着记忆如泉涌般涌上脑海,她记得那一夜,她和雪儿有了夫妻之实。

一直以来,她在心底把雪儿当成自己的妻子,原来,她真的是自己的妻子。云文一阵激动,抱着画冲出屋子对着天空大喊,“雪儿。”这幅画当初落在了酒楼中,那两个姐姐不知道这幅画,别人也不会把画送回来,除了雪儿没有人会把画送来,是雪儿回来过。

“雪儿——”一声又一声,云文大声呼喊。

魅娘柔了柔太阳穴,对魅姬说道,“那呆子怎么每次回来都会这样发疯呢?”

魅姬说道,“你去跟她说说吧,免得这呆子又吼到大半夜,我们还得修行呢。”

“好。”

“雪儿——”云文站在湖边大喊,声音在夜空中回荡。

“呆子,别叫了,雪儿没在。”

“不,她在,她回来过。”

“回来过又走了。雪儿为还静优的救命之恩,上仙界找她的师傅太乙真人讨灵药,太乙真人给了她药,却要她留在他身边修行,雪儿答应了,所以救了病重的静优公主之后便去天界了。”

“什么?”云文的心犹糟受击,她去了仙界了?那她们……她们从此将是天上地下,永难见面。

望着云文面如死灰的样,魅娘重重呼出一口气,“受不了这呆子。”她又说道,“又没有说要一直留在太乙真人的身边,等太乙真人觉得雪儿的修为够了自然会放她下凡。雪儿不是留了句话给你吗?笨。”魅娘说完转身往屋内去。这个笨呆子!她和雪儿,一个痴,一个呆,两人还真是天生一对。

“杨子花香,春回绿湖,缘灭缘生再见时。”云文喃喃念道。“这缘灭缘生是何时?”轻轻地叹口气,垂头丧气地回到屋中。

雪儿,我就在此等你回来。

秋天过去,冬又到来。

冬又过去,春又到来。

十五元宵节

云文点上几盏灯笼挂在门上及亭子中,坐在亭子里,又忆起以前与雪儿相处的夜晚。那时候的月亮也如现在一般明,雪儿常倚在怀中听自己吹笛,常围绕着自己跳舞。常缠着自己要教她吹笛,常调皮地引诱自己,她的嘴角勾起一抹温柔甜蜜的笑容,那时候的日子真的很美好,很快乐。如果时光可以重来,她一定不会去赴考。

举起玉笛,轻轻地吹凑着。每次,她吹起此笛,便如同拥着雪儿一般。

一曲又一曲,往事一幕又一幕地浮现。云文的嘴角始终挂着温柔的笑,即使因为相思使心丝丝地痛着,但她仍是快乐的,那些记忆是那么的快乐,让人心痛地快乐。雪儿也不想看到她不快乐,所以,她很快乐。一个人快乐地活着,快乐地等着雪儿回来。

雪儿站在云文的身后,笛声中的相思及缠绵丝丝缕缕紧扣着她的心间。她的嘴角噙着笑,眼里含着泪,这呆子,几个月不见又清瘦了许多,也不知道多长几两肉,害她每次抱起来都摸到骨头。冬未过,春刚来,她也不怕冻着,穿这么薄坐在湖边,万一着凉怎么办?

雪儿幽幽轻叹一口气,她就是这么让人不放心。

这一声叹息引起云文的注意,笛音嘎然而止,她见到云文僵直着身子。

上前两步,雪儿从云文的身后搂住她的腰,“文,我回来了。”

云文呆呆地站立着,耳边不断地回响着那五个字,“文,我回来了。”鼻子里满是熟悉到心痛的馨香,是她的香味,是她那独一无二的香味。

她回来,真是她回来了。

“雪儿。”云文喃喃地念着她的名字,冰凉的液体从脸颊上流滑,掉在扣在腰际的手臂上。

“文。”雪儿把头搁在云文的劲间,贪婪地吸着她的体香,天知道这几个月她有多想她,想得心都痛了。以前还可以躲在暗处看她,在天庭的这段时间,看不着她,摸不着她,有着只是那彻骨的想念。

“雪儿。”云文突然转过身紧紧地抱着她,“雪儿。”她们再也不要分开了,再也不要。云文全身发抖,抱着雪儿,才发现自己对她的思念是那么的刻骨,才发现自己是那么地想念。她紧紧地抱着雪儿,怕这只是一场梦,怕她会再离开。“雪儿,我们永远也不要分开,再也不要分开。”

“我们再也不要分开。”雪儿紧紧地抱着云文。她们以后再也不用分开了。雪儿缓缓举起手,在她的无名指上有一条细细的凡人看不见的红线与云文的无名指相连。她们,还有千年的缘分。

- <全文完>-

《狐恋》无错章节将持续在清风文学小说网更新,站内无任何广告,还请大家收藏和推荐清风文学!

喜欢狐恋请大家收藏:(m.qinfengwx.net)狐恋清风文学更新速度最快。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存书签
站内强推 特种兵:从杀了蝎子开始 狂兵归来 捡了本天书 无敌剑道 都市枭雄系统 网游之逍遥派大弟子 时空冒险传奇 网游之虚拟同步 炼宝专家 球场狂徒 快穿之愚姐不好惹 武道医王 变身成仙 天才高手 冥夫要乱来 女帝玩转时尚圈 职业挖宝人 魔法高材生 海贼:百岁老师 网游之佣兵世界
经典收藏 大药天香 庶女成后,魔尊束手就擒 权臣为我神魂颠倒 嫡女棣王妃 盛世国师 奈何 冒牌侯夫人 神医嫡女 待业少女范希希 浪淘沙 后宅那些事儿 妻贤 无双 绝宠妖妃:邪王,太闷骚! 桃李满宫堂 嫡女毒妻 弃妇之盛世田园 重生嫡女为妃 龙阙 国相爷神算
最近更新 大月谣 我全家人设都崩了 小祖宗穿越后称帝了 快穿:女配又跪了 娘娘的满满求生欲(快穿) 锦衣玉令 凤啼长安 退亲后,我嫁给了渣男他叔 逍遥章 团宠妹妹成了权臣的小娇包 家有田妻过美日子 宠妃难为:皇上,娘娘今晚不侍寝 全天下都知道太子爱她 一世诺 农家小命妇 大唐验尸官 这丞相夫人我不当了 妖女乱国 皇上您该去搬砖了 冠上珠华
狐恋 绝歌 - 狐恋txt下载 - 狐恋最新章节 - 狐恋全文阅读 - 好看的古代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