璃王宠妃之绝色倾天下

三月棠墨

首页 >> 璃王宠妃之绝色倾天下 >> 璃王宠妃之绝色倾天下全文阅读(目录)
大家在看 王妃嫁到,王爷的代嫁萌妻 盛世嫡妃 田园娇宠:神医丑媳山里汉 毒宠狂妃:神医九小姐 丑女种田:山里汉宠妻无度 神厨狂后 爆宠狂妻:神医五小姐 皇上嫁到:妻主,朕错了! 妖孽狂妃:邪君宠溺小妖妃 帝王燕:王妃有药
璃王宠妃之绝色倾天下 三月棠墨 - 璃王宠妃之绝色倾天下全文阅读 - 璃王宠妃之绝色倾天下txt下载 - 璃王宠妃之绝色倾天下最新章节 - 好看的古代言情小说 []

第1001章 番外三之北堂梓

上一章 书 页 下一章 阅读记录

裴静依带着满心的伤痕,出了帝都便不知何去何从。

这么多年来,她的生命中也只有轩辕清冽这四个字,除了这四个字,别的对他来说似乎都没有意义。

耳边回想起临行之前轻语的话。

她说北昌很美,四季如春,那里民风淳朴,是个好地方。

裴静依勒紧缰绳,将马掉了一个头,骑着马往北方去。

…。

轻语没有骗她。

北昌真的是景色宜人。

裴静依骑在马上,迎面吹来的是和沐的春风,耳边是络绎不绝的叫卖声。

一个多月以来阴郁的心情一下子散了不少。

北昌都城中,很是拥挤。

裴静依便下马,牵着马前行。

“抓小偷啊,抓小偷……”身后传来妇人的呼喊声。

一个男子撞了裴静依一下,往前奔去。

裴静依行走江湖,仗义执行,当即扔下了马儿,去抓那个奔跑的男子。

“你别跑!”

人群实在太过拥挤,眼看着那偷儿就要没影儿,裴静依随手抓起路边摊铺小桌上的一只碗,向那偷儿扔去。

裴静依想象中的情景应该是:那只碗正好砸到那偷儿的脑袋上。

谁曾想……

“爷,小心!”

北堂梓身边的侍卫伸手将凭空扔过来的碗接住了。

碗距离北堂梓的胸前不足两寸。

侍卫是接住了碗,可不曾想到,碗里还有半碗汤水。

然后,后果可想而知…。

北堂梓的衣襟上洒上了褐色的汤汁,从胸前一直淋到胯部。

这…。

饶是北堂梓脾气再好,也忍不住自己的怒气。

裴静依当然看到了自己的“失误”,可她急着抓小偷,自然不会将此事放在心上,路过北堂梓的时候,快速说了一声“对不起”,便继续往前追。

胳膊被一道强大的力道抓住,迫使裴静依不得不停下脚步。

她皱眉看着胳膊上一只骨节分明的手,视线慢慢上移,便看到了北堂梓那一双深邃的眸子,此刻正含着怒气。

裴静依用力甩胳膊,“放开,本小姐还要去抓偷儿!”

她往前看了一眼,哪里还有小偷儿,早就跑没影了。

裴静依狠狠地瞪着眼前的男人。

都怪他,要不是他,自己也不会将那又偷儿跟丢。

“就凭你?还抓偷儿,呵。”北堂梓清晰好听的声音在裴静依的耳侧响起。

裴静依的脸兀然一红。

她想到方才自己的举动,本来她是用碗砸偷儿的,没想到却砸到了这个男人。

裴静依这才低头看着自己的“杰作”。

汤汁淋到的位置着实尴尬。

还好那汤不是滚烫的…。

裴静依的脸越来越红,都这个时候了,她在想什么呢。

“对不起。”裴静依这次诚心诚意的根北堂梓道了歉。

这件事本来就是她的错。

北堂梓的眉头微微一皱,显然不是很高兴。

“要不,我赔你一件衣服?”

“要不,我带你去看大夫?”

说完,裴静依又看了一眼北堂梓的某处,脸这么黑,不会真的烫坏了吧。可是,她方才抓起碗的时候也没觉得烫啊?

北堂梓的脸更黑了。

一个大男人被在大街上被一个姑娘盯着某处看,这种感觉实在不怎么好。

北堂梓当即心念一动,拽着裴静依就往前走。

“既然姑娘这么诚心诚意的道歉,我不接受倒显得我矫情了,现在,去买衣服。”

北堂梓将裴静依带进了一家成衣店。

伙计立刻上前。

“客官是要买衣,还是要制衣,若是制衣请到后面量尺寸。”

“买衣。”北堂梓淡淡的说道。

伙计这才看到北堂梓衣服上——从胸前一直蔓延到胯下。

北堂梓一下子火了,“还愣着干什么?”

“是是是。”

伙计往里面走,刚走了两步又折回来,“这位客官,您的尺……”伙计见一脸黑的北堂梓,不敢往下问了,转身看着裴静依,北堂梓的胳膊还紧拽着裴静依,生怕她跑了。伙计问裴静依,“夫人,你家夫君的身量尺寸是多少,小的好给他拿合身的衣服。”

裴静依连忙摆手,“我不是…。”

北堂梓冷冷的报了几个数字。

伙计的头点得小鸡啄米似的,立刻下去拿了。

须臾,伙计就拿了几套衣服出来。

北堂梓挑了一件,然后指着裴静依,“她付钱。”

这个男人的衣服本来就是她弄脏的,赔人家一件也理所当然,她没什好不满的。

“多少钱?”

伙计伸出两根手指,“二十两…。金子。”

裴静依张大了嘴巴,二十两黄金?这是普通人家几年的花销了,一件衣服而已,怎么会这么贵。

好在临走的时候,轻语给她装了好多银票,应该够了。

裴静依从袖中摸钱袋。

袖中空空如也。

她不死心的又摸了摸另一边的袖子。

依然是空空如也。

裴静依终于意识到了一个事实。

她的钱袋被偷了。

她记得方才那个偷儿在经过她身边的时候,她被撞了一下。

应该就是那个时候…。

裴静依抬头看着北堂梓,“不好意思,我的…。钱袋被偷了。”

北堂梓并没有感到惊讶。

“那现在怎么办?”

“能不能你先将钱付上,等我有钱了再还给你。”裴静依小声的说道。

北堂梓剑眉微微上挑,“我出门没带钱。”

北堂梓身后的属下腹诽:爷,您没带银子的属下带有啊。

不过这话的他只能在心里想想。

裴静依蹙着眉头,不知怎么办才好。

她这才初到北昌就遇到这样的事情,心里郁闷极了。

可又不知道该怎么办。

可她方才都说了要赔他一件衣服的。

裴静依磨磨蹭蹭从怀里拿出一块玉佩,这块玉佩是轩辕清冽送给她的,她一直贴身放着,才没有被那偷儿顺走。

“我……能不能用这个抵押,等我有钱了再来赎回。”

这家成衣店是都城中最有名的,伙计见过的达官贵人也不少,他自然识得这玉佩是上等的货色。

“当然可…。”

伙计伸手就要将裴静依手心的玉佩拿过来。

北堂梓伸手挡住了伙计的手。“庆子!”

“是。”

北堂梓身后的侍卫立刻上前,将钱给付了。

裴静依握紧手掌,将手中的玉佩紧紧的抓住。

北堂梓认出了她手中的玉佩是东璃皇室的玉佩,不仅如此,这玉佩上雕刻的龙纹,一看就是男子的玉佩。

“钱之后在还给我。”扔下这么一句话,北堂梓就进去换衣服了。

庆子站在原地,嘴角不停的抽搐。

爷也太小气了。

不就是二十两黄金吗,爷是北昌的王,还会差那么点儿金子。

看把人家姑娘伤心的。

爷也太不懂在姑娘面前表现了。

北堂梓换了一身衣服出来了。

裴静依还保持着原来的姿势,站在那里一动不动,盯着手中的玉佩。

她抬头看到北堂梓出来了。

“公子可以将府上地址留给我,等我有钱了,再还给你。”裴静依从来没有觉得自己有这么惨过。

在无云谷,她是爹心头的宝贝,师兄师弟们都让着她。

哪怕是在帝都,她是当今皇后的好姐妹,还是冽王爷的…。人人见了她也是尊重更多。

现在来了北昌,身边一个亲人也没有。

才来第一天钱袋就被偷了,现在全身上下一文钱也没有了。

想想都觉得凄惨。

北堂梓看到裴静依失魂落魄的样子,再大的气都没地儿撒了。

“算了吧,算本公子倒霉。”北堂梓摆了一下手,带着庆子离开了。

裴静依看了一眼手中的玉佩,“等一下。”

北堂梓顿住了脚步,回过头看着裴静依,不知她叫住自己做什么。

裴静依走到北堂梓的面前,“请等一下”

成衣店的隔壁就是一个当铺。

裴静依像是想通了一般,拿着玉佩进了当铺。

片刻之后,她就出来了。

手中拿着二十两的黄金递给北堂梓,“本姑娘不喜欢欠着别人。”

北堂梓递给庆子一个眼神,庆子上前去将那二十两黄金拿了过来。

之后,裴静依一个眼神也没赏给北堂梓,转身就离开了。

当断不断不是她裴静依的风格,既然下定决心要忘记了,那么留着他的玉佩也没有意义。

只是她没想到这块玉佩竟这么值钱,千两黄金…。

还完了北堂梓的钱,裴静依将剩下的都折算成银票贴身收在怀里。

剩下的钱她可要好好收起来,再弄丢了她可真要喝西北风了。

…。

裴静依找了一家客栈住了下来。

她注意到外面的街道,开始渐渐热闹起来。

裴静依看了一眼外面的天色。

这都到傍晚了,再过一会儿天就要黑了,怎么会这么热闹?

“唉,店小二,外面怎么这么热闹,是有什么喜事吗?”趁着店小二过来倒茶的时候,裴静依问道。

店小二提着茶壶,笑道,“姑娘不是本地人吧。”

“嗯。”

“姑娘有所不知,今日是我们北昌一年一度的花灯会,这不,才申时,各家的花灯都摆出来了,一到了夜晚呐,更是人山人海,热闹着呢。”

裴静依点了点头。

原来是花灯会,怪不得如此热闹。

不过帝都也有花灯会,举行的日子倒是和北昌不同。

反正夜晚也无事,去看一眼也无妨。

裴静依在客栈的房间里,早早的吃了晚膳然后就出去了。

果然如店小二所说的,人群拥挤,各家门口都摆着各式各样的花灯。

花灯大多都是动物的形状,还有花形的,色彩斑斓,极是好看。

大街上,女子最多,也不乏男子。

裴静依随着人流往前走,一路走一路欣赏。

几条纵横交错的街道都被各色的花灯铺满了,远远望去,亮如白昼。

裴静依的手上也提了一个兔子花灯。

不远处,高高的台子下围了不少人。

裴静依也跟着挤了过去。

高台的正中央放置了一跟木杆,木杆有数米高,顶上挂着一盏华美的八角花灯。

木杆的周围都是梯子。

“听说上面那盏八角花灯是制花灯世家的贾家制作出来的。”

“谁要是能拿到上面的花灯,贾家的人不仅会将花灯赠与那人,还会赏纹银五十两。”

“五十两!不愧是富贵之家,光是赏赐就如此丰厚。”

“你们待会儿可别跟我抢啊,那盏花灯我要定了。”

贾家出手的花灯,恐怕光是那盏花灯就值不少银子。若是既得了花灯还能得了赏赐,这样的好事,谁不想抢着来。

是以,这边儿的人最多。

…。

人群下面议论纷纷,裴静依也知道了一些。

抬眼望了一下那木杆顶尖的花灯。

这……对于一个会轻功的人来说不是轻而易举的事情吗?

这时,旁边来了一位小女孩儿,约莫三四岁的模样,牵着娘亲的手,仰头看着木杆顶端的花灯。

“阿娘,心儿想要灯灯。”

妇人抬头望了一眼,我的乖乖,这么高。

“心儿,你看花灯那么高阿娘够不着,要不,阿娘再给你买一个小松鼠的花灯?”方才女儿看中了一个小兔子的,一个小松鼠的,她嫌太贵了,就买了一个小兔子的。眼下女儿又要要那木杆上的花灯,她可没办法。

那个叫心儿的小姑娘抬头看着花灯,撅着小嘴儿,有些不高兴。

但她也知道太高了,阿娘肯定够不着。

裴静依转身看着站在自己身侧的母女俩,露出了羡慕的目光。

若是小时候,她的娘亲在世,恐怕也是这么温柔的哄着她。

裴静依蹲下身子,“你是叫心儿是吗?”

心儿点点头。

“你想要那上面的花灯?”

心儿又抬头看了一眼花灯,然后点头。

“那姐姐帮你拿好不好。”

“真的吗?”心儿露出了一张甜甜的笑脸。

裴静依摸了摸她的头顶,“当然是真的。”

心儿高兴的拍手,“谢谢姐姐!”

一旁的妇人赶紧伸手拉着裴静依,“姑娘,心儿她贯会胡闹,花灯那么高,姑娘只是一个女孩子,万一受伤了怎么办?”妇人很是担心。

裴静依笑了笑,“我会武功,没事的。”虽然她的武功确实很烂,不过拿一盏花灯而已,应该费不了多大的力气。

裴静依转身看着高台上。

随着一声响亮的铜锣声,一群人冲上高台之上。

裴静依一个飞身而上,在空中踩了几下梯子,接着往上,手一下子拽住了花灯。

下面,心儿已经开心的蹦起来了。

“阿娘,漂亮姐姐拿到花灯了!”

妇人也笑着将女儿抱进怀里,生怕她一会儿跳着跳着摔倒了。

裴静依拽住了花灯,却发现有一股力气扯住了花灯。

她定睛一看,花灯的另一端竟然被人抓在了手里。

这个人,她上午才见过的。

裴静依将一手扶住木杆,一手拽住花灯,“这花灯是我先拿到手里的,请公子松开!”

北堂梓挑眉,“姑娘也看到了,本公子也拿在手里了。”

裴静依一脚提过去,想要逼北堂梓放手,却没想到北堂梓竟然能轻巧的躲过她的一击。

北堂梓顺势将花灯往怀里一拽。

裴静依这个时候,怎么可能松开。

所以——

花灯,连带着裴静依一同落入了北堂梓的怀里。

“没想到姑娘还有投怀送抱的习惯?”北堂梓的淳雅的嗓音在裴静依的耳边响起。

裴静依一掌推开的北堂梓。

她忘了,这是在空中。

“啊……”

裴静依失去了重心,整个人往下落去。

这数米高的空中,落到地面铁定会摔伤。

北堂梓足尖点在木杆上,顺着木杆往下走,一手拿着花灯,一手抓住了裴静依的手。

一个用力,裴静依再次跌入了北堂梓的怀里。

北堂梓身子回旋,两人安稳的落在地上。

庆子立刻上前,“爷,您没事吧。”

北堂梓张开双臂,“你瞧着爷像是有事吗?”

庆子:“……”

也不知道爷抽的什么风,竟然跑到这里来抢花灯,真是幼稚死了,这样的花灯,爷一声吩咐下去,要多少有多少。

再说了,爷又不缺那五十两银子花。

裴静依落在地上之后,立刻退开了一步。

看到花灯已经在北堂梓手上了。

裴静依的眼睛简直要将北堂梓给戳穿了,都怪这个男人,要不然她就拿到花灯了。

“姐姐,你没事吧?”心儿十分担心,小跑着过来了。

裴静依蹲下身子,“姐姐没事,只是姐姐食言了,没能将你把花灯拿到。”

心儿摇头,“心儿不要那花灯了,我的小兔子花灯也很漂亮。”

裴静依莞尔一笑,好懂事的小孩子。

北堂梓侧眸的时候,正好看到裴静依的笑,很是干净单纯,跟都城中那些大家闺秀都不一样。

只是一瞬,北堂梓就在懊恼自己在想什么呢,竟然失了神。

北堂梓走过去,“小朋友,这花灯送给你了。”

心儿张大了嘴巴,看着北堂梓,“真的吗?”

北堂梓将花灯的手柄交到心儿的手中。

“谢谢哥哥!”

心儿笑着跑回娘亲的怀里,“阿娘,你看,好漂亮的花灯,好亮啊。”

这时,贾家的伙计上来,端上了五十两纹银。

“这位公子,这是你的。”

北堂梓指了指心儿和她阿娘的位置,“去给那对母女俩送过去。”

伙计愣了一下,还是遵从他的意思,端着纹银给那对母女俩送过去了。

裴静依看着北堂梓,“原来你也没有本小姐想象中的那么无理取闹嘛?”

北堂梓指着自己,“我,无理取闹?”

这四个字不是女人的专属吗?

“难道不是吗?本小姐拿花灯本来就是送给那对母女俩的,你非要过来凑热闹。结果还不是送给了人家。”这难道不是无理取闹。

北堂梓:“……”

好吧,他承认,方才他远处看到她飞身上去抢花灯的时候,他是一时心血来潮想要与她一教高下的。

没想到差点让他摔倒。

是他的错。

裴静依左右看了一眼,这里的人越来越少了,她抬步也准备离开了。

北堂梓看着她的背影,久久伫立。

……

数年之后。

两人再次牵手在这条大街上行走,已经是夫妻。

北堂梓揽着裴静依,“今日可有又是一年一度的花灯节,不知王后还记得你与寡人当初相识的事情?”

裴静依翻了个大白眼。

平时在王宫里这么玩儿也就罢了,这里是大街上,生怕别人不知道他是北昌的王似的。

“不提还好,一提起这件事就让本姑娘生气,当时某个人渣也不知道让着本姑娘一些,害的本姑娘差点摔倒,在众人面前出丑。”

裴静依愤愤的瞪了某人一眼。

北堂梓:“…。”她口中的人渣一定不是他。

“夫人,都是孩子他娘了,别一口一个本姑娘了。”北堂梓提醒道。

裴静依:“……”

明明她才二十多,风华正茂,怎么就不能自称本姑娘了?

北堂梓与裴静依十指相扣,走到当初搭建高台的地方。

没想到时隔多年,这里的规矩还真是一丝都没有变。

北堂梓凑近裴静依,笑道,“不如我和夫人一会儿前去,再抢夺一次花灯,我一定让着夫人。”

“不用了,我不抢。”

北堂梓:“……”

“夫人,那咱们去看看?”

裴静依看了一眼远处,高台那儿已经开始抢花灯了。

“夫人,你真不想抢?”她不是向来最喜欢凑热闹的吗?

裴静依摇了摇头,“不想。”

若是在以前,她自然会上去凑热闹,可是现在…。

“为何?”

裴静依侧眸看着北堂梓,“头低一点儿。”她吩咐道。

北堂梓听话的将头低了一点儿,凑到她的面前。

裴静依踮起脚尖儿,在他的耳边说了一句话。

然后,北堂梓就愣住了。

愣了半响之后,盯着她的肚子。

“北堂梓,你傻了?”裴静依伸出手在他的面前晃了晃。

北堂梓真的傻了,他在不停的傻笑。

“还看什么花灯会,走,夫人,咱们回家。”真是的,肚子里有货了竟然瞒着他到现在才说出来。

大街上人来人往的,万一磕到了绊到了怎么办?

“不要,好不容易出来一趟,我不要回去!”裴静依站在原地使起了小性子。

北堂梓立刻将她整个人都护在怀里,将她与周围的人隔开。

北堂梓温柔哄道,“那我们就玩儿一会儿。”

“好。”

两人并肩往远处走去。

他想,牵着她的手一辈子不松开。

《璃王宠妃之绝色倾天下》无错章节将持续在清风文学小说网更新,站内无任何广告,还请大家收藏和推荐清风文学!

喜欢璃王宠妃之绝色倾天下请大家收藏:(m.qinfengwx.net)璃王宠妃之绝色倾天下清风文学更新速度最快。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存书签
站内强推 何日请长缨 我变成女孩到异世界旅游 回到地球当神棍 盛世娇宠之契约军婚 倾世医妃:我家王爷太傲娇 老夫已经修炼了一万年 大唐贞观第一纨绔 绝世召唤师:妖娆魔妃太倾城 无人像她 残王邪爱:医妃火辣辣 盗墓笔记—禁婆乡 猛卒 最后的守卫 后福 修仙高手混花都 寒门状元 八零小军妻 [机甲]遗传基因 立道庭 网游之野望
经典收藏 美人迟慕 与君暧昧 妻贤 哑妻种田:山里汉子宠上天 农园似锦 未见殊途 似锦 猎户家的小娘子 红颜乱 后宫茯若传 桃李满宫堂 弃妇之盛世田园 阎帝霸宠:逆天妖妃邪天下 皇上,请您雨露均沾 锦善良缘 嫡女毒妻 名门淑秀 :错嫁权臣 [红楼]大盐商 榴绽朱门 大药天香
最近更新 万兽朝凰 农家娇妻有空间 侯府商女 江陵传 农女不简单帝君宠上天 农门福宝小媳妇 全天下都知道太子爱她 穿成反派世子爷的亲妹妹 嘉平关纪事 家有悍妻怎么破 逍遥章 木兰无长兄 清穿四爷的老福晋 藏珠 我全家人设都崩了 医妃惊世 微朝 每天上班都在穿越 快穿系统之我乃反派 贵女重生:侯府下堂妻
璃王宠妃之绝色倾天下 三月棠墨 - 璃王宠妃之绝色倾天下txt下载 - 璃王宠妃之绝色倾天下最新章节 - 璃王宠妃之绝色倾天下全文阅读 - 好看的古代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