化身为玉

绝歌

首页 >> 化身为玉 >> 化身为玉全文阅读(目录)
大家在看 乘鸾 倾世独宠:替嫁妖后要休夫 福晋有喜:爷,求不约 天才小毒妃 医妃惊世 秀色满园 恶女从良 家有悍妻怎么破 嫡女贵凰:重生毒妃狠绝色 大唐长孙皇后
化身为玉 绝歌 - 化身为玉全文阅读 - 化身为玉txt下载 - 化身为玉最新章节 - 好看的古代言情小说 []

番外

上一章 书 页 下一章 阅读记录

多少年过去了,阿修罗已经记不清辕夙家族传承了多少代,也记不清看着多少后人出生来到这个世界,又在这个世界以惨死收场。看过太多的生生死死,特别是自己后代的生生死死,一颗心从最初的愤怒、痛心到最后的逐渐麻木。再面对着今后的后人,她甚至于无法过多的去用感情,或许是因为她不想去经历一场又一场的失去。她寄身于玉中,潜心吸收能量努力复原,唯有在辕夙家族择选下一代传承者或者是血脉濒危灭绝的时候她才会出现。只是,每一次的显现都会耗去她的许多精力,然后又再是慢慢地潜伏恢复。反反又复复,熬得她都快忘记了时间的滋味,甚至于熬到她都记不清离风的容颜,记不清曾经到底发生过多少故事。但,纵然是三千年的岁月,纵然记忆模糊了至爱的容颜,可是她仍记得那在倾盆暴雨的竹里中撕杀的身影,仍记得那白衣胜雪的倩影下承载的至情至性,仍记得侬声软语的温情,仍记得刻在她意识深处至死也不能忘的名字——辕夙离风。

三千年的岁月,三千年的等待,阿修罗眼见就要脱离寄身的玉带着她的后人去解救她心爱的女人,却不料一日之间情势逆转,她的后人再一次展开自相残杀,在这一次中,辕夙凌尘居然将全族屠戮殆尽,血染红了命运□□,把它推向了无知的深渊。在闭关紧要关头的她无力阻止,只得眼睁睁地再一次看着血腥上演。看着她的子孙在血腥中变得无比的强悍,看着她的子孙浴血而生变成又一个血屠阿修罗王。看着她的子孙逆天叛地,痛痛快快地站在天地的顶峰承受着冰冷的孤寂,再眼睁睁地看着她与自己的曾孙女乱伦。她没有阻止,甚至于连反对都没有。她也爱过,爱情这条路她走得比谁都艰难,所以她更能体会相守的幸福与离别的痛苦。对于她的后人,她怀着深深的愧疚,她们背负的这份诅咒,是她欠下的,却要她的后人来承受。辕夙后人,代代不得善终。所以,即使她们做了天大的过错,阿修罗也会笑着原谅,对于她们,她从来不要求什么,她只求能够救出离风。

她们也替她救出了离风,费尽心力和手腕,数次历险,终于救出了离风。(详见《异世孽缘》)

黄河岸边,辕夙离风与阿修罗看着辕夙秋静带着辕夙凌尘往神界求救。在那一刻,阿修罗是羡慕的,如果三千年前她有她的后人这等本事,她们不会分离三千年。不过,她也是庆幸的,到少她的后人不用偿受她们曾经尝过的分离之苦。阿修罗把辕夙离风抱在怀里,分离太久,再见到时竟有些不知所措。

神界的紫萦神君问她们什么时候去神界,阿修罗但笑不语。她一把抱起辕夙离风,向紫萦神君与地府司命说了声,“告辞!”抱着略微有些虚弱的辕夙离风踏空而去。

辕夙离风偎在阿修罗的怀里,问道,“我们这是去哪?”

“天仑山,去那里定居,可好?”阿修罗轻声问道。她早打算好了,但还是得征求辕夙离风的同意。

辕夙离风想也不想便说“好”,只要能与阿修罗在一起,去哪里不都是一样?

“对了,辕夙老祖宗、玉儿、逆儿和海蛇她们呢?”辕夙离风问道。自从她被封印后,就一直没了他们的消息。也不知道他们是否还在。

阿修罗低叹了声,说道,“都不在了。”发生了太多太多的事情,都离开了人间。死的死,远走的远走,谁也找不着谁。当然,除了她家那个能折腾的小王八蛋外。

“那逆儿和玉儿呢?”辕夙离风有些紧张地问,这两个可是她身上掉下来的肉,她是心肝宝贝。

阿修罗的额头滴下两滴冷汗,说道,“玉儿修仙没成,没有逃过凡人的生老病死,于五百岁去世,海蛇与她的魂灵隐居在福天洞地(妖鬼恋?),后来修真界发生了一些大事,福天洞地就关闭成一个独立的世界,谁也进不去出不来。至于逆儿,那个忤逆女我实再是不想提她,你也别问了。辕夙老祖宗跟那小龙脉也不知道有什么深仇大恨,斗了一千多年还没完。后来地壳变迁,龙脉移位,而我则随修罗族人举族牵到另一个世界,对辕夙老祖宗和小龙脉之后的事情就不知道了。”

“珊瑚、玄龟和虎鲨呢?”

“死了,在逆天大战中死了。逆儿带着他们攻打天界,把天界毁了,他们也没有回来。”阿修罗苦笑一声,当日她在天界的咒言竟是另一场浩劫的开始。

“那逆儿?”辕夙离风揪着阿修罗的衣裳,“她也……”

“什么叫做好人不长命祸害遗千年,从那混帐身上就可以看到。”阿修罗一提起辕夙逆就气得咬牙切齿。要不是她,自己能死得那么窝囊?丢人啊!修罗族的修罗王居然被龙撕成血雾。她千不该万不该就是不该把辕夙逆托付给辕夙被教成那糟糕样。

“那咱们先别急着去天仑山,去看看逆儿。”辕夙离风说道。她看阿修罗这反应,能猜到阿修罗肯定是在逆儿这里受了不少委屈和吃了不少苦,她也很好奇那孩子到底做了些什么。

“不去!”阿修罗非常别扭地一口回绝。她发誓,她一辈子都不想再见到那小恶魔。

“阿修罗。”辕夙离风搂着阿修罗的脖子撒娇道,“可是我想我的孩子了。”

“那得等你把身子养好。”阿修罗说道。离风养了三千年的身子,本来已经养得好好的,却被青络这一暗算,只怕又得休养好一阵子。

“恩,那你总得告诉我逆儿在什么地方?”

“她把天界灭了,闯下大祸被阿修罗王大人派人收了,押在修罗界里。”阿修罗说道。

辕夙离风眨巴眨巴眼睛,瞅着阿修罗,对这应付式的答案很不满意。

阿修罗低低地叹口气,说道,“那孩子毁了天界,自然不能善了。阿修罗王大人怜她是个‘人才’,把她收了过去,关了她两百年,且下令她不许再出修罗界。现在,好像是修罗界里面的某个修罗王。”她也很佩服这孩子,当日在天界死得比自己还惨,居然能在沾濒临消失的那一刻借着天界数百万仙人的血进化成血屠阿修罗。辕夙一族,出了两个血屠阿修罗这样不该存在却又存在的了强悍生物,她也不知道是该庆幸还是该苦笑。

辕夙离风的嘴角浮起一抹浅浅的笑意,指尖在阿修罗的胸前轻轻地勾着,问,“那我能去修罗界么?”她颦眉想了一下,“我不是修罗,应该是不能去的。”把头枕在阿修罗的肩头,看着她穿过一个又一个空间。久别重逢,阿修罗似乎变得有一些不一样了。感觉上似乎有一些缥纱,但窝在她的怀里,却更加的温暖。

阿修罗轻轻勾了勾嘴角,无限得意地说道,“如今的我,天上地下都去得。”别说修罗界,就算是去神界做神君也不是难事。只不过,看尽了这般多的血雨腥风,她只想跟心爱的女人结一个茅庐做一对平平凡凡的小夫妻。

到了天仑山,阿修罗选了处地势偏僻却又风景秀美幽静的地方建了间屋子与辕夙离风住下。她看着这里的灵气充裕,又依山靠水,山上有奇珍异果,水里有灵物矿石,正适合离风疗养。阿修罗闲着无事就喜欢搬张小凳子到屋前的湖边钓鱼,因此常被辕夙离风取笑为蔺渔翁。

在天仑山住下,虽然清静,两人却丝毫不觉寂寞,每天弹琴练剑,钓鱼下棋,小日子过得惬意至极。不过,某天,在湖边的不远处,突然多出一道通道,里面隐隐溢出修罗界里面的灵力气息。阿修罗还特地去查看过,发现这结界很小,估计可能是空间小裂缝,就像房子建久了上面出现小裂痕一样,也没有在意。直到有天……

阿修罗大清早就提了渔具到湖心的小岛钓鱼去了,这湖心小岛上还住着一个万年龟仙,棋艺颇精,阿修罗没事就喜欢跟她杀两盘。一般不到日落是不会回来的。

辕夙离风坐在屋前的桃花树下抚琴,天空干净得不带一丝杂质,屋外是一片清澈明净的湖泊,漫天的桃树纷纷扬扬地落下,随着春风翩然飞舞,织成一副美丽的画卷。

谁也没有料到湖边那角落旮子里的来自于修罗界的小裂缝居然钻出一个人来。此人面若观玉,美若桃花,妖冶妩媚中透着一股让人战胆心惊的血腥。她扭了扭被狭窄的通道挤得变形的身子,叫道,“终算是溜出来了。切,想关我一辈子,没门。”也不看看她是谁,打小就练成一身偷溜功夫。

若有若无的琴声传入她的声中,她侧身细听,这琴声很轻很温柔,宁静淡泊,就像是江南女子温柔的妩摸。她笑了笑,身形一晃,顺着琴声来到小屋前。只见一个美貌飘逸又隐隐透着淡淡阴寒之气的女子正坐在桃花树下抚琴。这女子的美貌不似常见的那种美得亮眼的那种,也不是那种美得惊心动魄一眼就能把天都比下去的那种,而是淡淡的清清的像清泉细流,又似那漫天纷飞的桃花。她的美,胜在气质,胜在修罗界女子身上没有的温柔。她温柔,但看起来却不稚弱,是柔得恰到好处,柔而不弱,刚好是她喜欢的类型。

她轻轻勾了勾嘴角,心里美滋滋的。想不到偷溜出来居然也能遇到这种艳遇,在这遗世独立的地方居然有这幽居佳人。

辕夙离风听得动静,十指按在琴弦上止住弹音抬头望去,嘴角勾起一抹轻柔的浅笑,似询问地凝望着她,又似打量。这女子一身血腥邪魅之气,极度的嚣张跋扈,那抬眉挑眼都流露出不把天下放在眼里的气势。看向自己的目光也是□□裸的侵略意味,这种感觉让辕夙离风有点不适的皱了皱眉头。这人,绝非善类!她缓缓起身,柔顺丝滑的长裙轻轻垂下,摇弋的身姿,纯白绣着粉色花朵的长裙,婷婷玉立的立在那里如同不沾纤尘的冰雪佳人。她扬起一抹温和的笑容,说道,“报歉,这里是私人地方,阁下似乎是误闯了!”一开口就赶人!

那女子一怔,随即笑了下,说道,“本是误闯,不过见到你我便发现自己闯对了。”说罢,身形一闪,如鬼魅般出现在辕夙离风的身边,右手搂着她和纤腰,左手轻佻地挑起她的下巴,啧啧赞道,“果然是个国色天香的美人儿。”

辕夙离风的脸色一沉,心里一惊,竟然连看都没有看清就落在她的手里。这人的修为好高,绝对在自己之上!她的脸色一沉,怒声喝道,“放手!”一股凛然的威仪从她的身上散发出来,带着纯正的浩然正气,慑得人一愣。

辕夙离风趁她女子失神之即,一个瞬移从她的束缚之下脱开,站在三丈外冷眼睨着她,“阁下是否太无理了?”

“无理?”那女子偏了偏头,“好像我的母亲根本就没有交过我怎么有理?”很无赖的欠扁相。

辕夙离风冷声斥道,“要我替你母亲教训你么?”她的手掌一翻,宝剑出鞘握在手中。

那女子嘻嘻一笑,说道,“别说你现在有伤在身,你就算是没伤在身也不是我的对手。乖,乖乖地放下剑让我好好疼疼你。”说罢,邪笑着往辕夙离风逼近。

辕夙离风的眼中闪过一丝冷光,便要出手。

突然,一道玄青色的身影一闪,一个鬼魅般的身影出现在那女子的身后,一腿踹在她的屁股上,将她踹倒在地上,跟着便传来阿修罗愤怒的吼声,“老娘没有教过你的,今天全给你补上。”

那女子毫无防备之下摔了一腿,虽没有受伤也不疼,可是面子上却很过不去。她一个跃身跳起,双手握鹰爪样,朝阿修罗直扑而去。

阿修罗身形一闪,抬腿又是一脚踹在她的脸上,直直将她踢到地上。她的身形太快,快得那女子刚看见她出招便已中招倒地。那女子知道遇到高手,她趴在地上咧嘴一笑,身子一仰,竟化身成为血屠阿修罗王。

“凌尘!”辕夙离风惊讶地唤出声。

“靠,你以为天下的血屠阿修罗王就只有她一个啊。”那女子很不爽地吼道。要不是她被阿修罗王拘禁在修罗界,她早名扬宇宙了。

阿修罗冷冷地睨着她,“当了血屠修罗王就有本事了?”

那女子勾了勾嘴角,冷眼睨着阿修罗,“有没有本事试一下就知……娘?”嚣张邪妄的神情在一瞬间变成惊讶,“娘?”难以置信地揉揉眼睛,“你……不可能啊……”再揉揉,长相差不多,气息差不多,可是,又有很大的不同。她那老娘哪有这人的修为深厚。再一探她的修为,老天,居然……居然能达到修罗界主阿修罗王的水平,比自己还要高。再扭头看向旁边那个女子,她只在很小的时候见过她娘亲一次,那时候娘亲还在水眼的玄玉棺中,她根本就没有看见过她母成长什么模样,所以也不敢确定面前这女子究竟是不是。她想了想,硬着头皮抱拳道,“敢问阁下高姓大名?”冷汗沿着发丝流下,老天爷,千万可别是她娘!

“滚!”阿修罗怒声吼道。她再不滚她就想劈人了。岂有此理,居然……居然敢调戏离风,她还有没有点规矩!还说什么,说什么她的母亲没有教过她什么叫有理!阿修罗越想越气,牙齿磨得“格格”作响。

辕夙离风睨着那女子,再看看阿修罗,说道,“此人好生无礼,又一身邪妄之气,阿修罗,若放她离去,只怕……只怕是会为祸天下!”

阿修罗叫道,“她哪里不为祸了?我看她就是个祸害!真后悔当初没让天谴劈死她!”看阿修罗这恨得咬牙切齿的样,辕夙逆再笨也认出来了。

她缩了缩脖子,说道,“我……唉呀,我先走了。”调头就跑。惹祸了惹祸了,又要挨揍了,快溜哇……

辕夙离风岂能让这等歹人出去为非作歹,足尖一点便朝她追去。修为虽不及她,可凭着一套修罗离风剑法,她还是有几分把握拦住她。

辕夙逆跑得飞快,辕夙离风也紧追着不放,辕夙逆哭丧着叫道,“我错了,你别追了行不,我求你了。我道歉还不行么?”眼看通往修罗界的入口在望,她赶紧加快步子。就在准备钻进入口的那一刹那,突然一道光幕袭来将结界封住了。她一个不稳,一头撞在光幕结界上,顿时额头上起了老大一个包。她捂着头坐在地上,叫道,“我……我道歉还不行么?”

阿修罗落在她的面前,站在辕夙离风的身边冷冷睨着她,“你这算是道歉么?”

辕夙逆咬咬牙,端端正正地跪好,重重地朝辕夙离风叩了几个响头,“在下有眼无珠冒犯前辈,还望前辈恕罪。”没办法,不知道是不是她的亲生老妈,只得叫前辈。

“前辈!”阿修罗一听差点没气得背过气去?

辕夙离风觉察出阿修罗的不对劲,想了一下,问道,“阿修罗,她是谁?你认得她?”对,听刚才阿修罗的语气,以前分明是见过这人的。

阿修罗咬着牙,对辕夙离风叫道,“离风,你别管她是谁。你先回屋,我今天不揍死这王八蛋我就不叫阿修罗。”说着,手中居然摸出一柄龙鳞鞭,鞭上还挂着骇人的倒勾。

辕夙逆一看阿修罗这架式顿时全身发毛,再一掂量,自己是绝对打不过她的。马上就变乖了,低着头,说道,“逆儿知错了,请娘原谅。”乖得像个乖宝宝。

“逆儿?”辕夙离风一愣,逆儿?娘?她有点转不过弯。

阿修罗哪里不知道她在耍什么把戏,打从她三岁就见着她用这招。她想也不想,鞭子就往辕夙逆的身上甩去,辕夙逆眼睛一闭,准备硬生生地摔这一鞭。她也知道阿修罗的脾气,要是自己躲的话,她肯定会暴跳如雷,然后不把自己揍惨绝不罢手。

就在鞭子快落到辕夙逆身上的那一刹那,辕夙离风的身形一闪,手一扬,把鞭子握在手中,鞭子上的倒勾刺存她柔嫩的手掌,殷红的鲜血从指缝中流出。

“离风!”阿修罗惊了一跳,叫道,“你……你干嘛?”又气又怒又是心疼,赶紧把鞭子的倒刺从她的掌心中拔出,再给她抹上药。“疼么?你怎么用手来接啊?”

“她是我们的孩子?”辕夙离风问道,对于手上的一点伤根本就不在乎。

阿修罗沉着脸,一边替辕夙离风清洗伤口,一边满不情愿地点点头。跟着,又很别扭地加了句,“早在一千多年跟仙天界那场大战中就死掉了,身上没流你和我的血了,不算是,你可以当她不是。”这样的女儿,简直没脸认。看她这德性,跟那没品没德的辕夙秋静差得了多少?人家辕夙秋静至少还没她这么好勇斗狠,痞是痞了点,丢人是丢人了点,可至少没她这么恶!

辕夙逆抬起头看向辕夙离风,再问阿修罗,“她当真是我的娘亲?”

阿修罗狠狠地瞪她一眼,“你都死了,不是我们家的人了。”气死她了,从她认出自己的那一刻就该知道离风是谁,她偏偏还装作不知道,这会儿揍她了就跑来认亲娘了。

辕夙离风把跪在地上的辕夙逆扶起来,细细地打量着她,这孩子的模样的确有几分她和阿修罗的样子。想起她刚才的混帐行为,再想起她这一身的血腥杀气,她不用问阿修罗也知道这孩子有多糟糕。暗暗叹了口气,说道,“你跟我来。”领着辕夙逆往回走。

辕夙逆偷偷地瞧了阿修罗一见,见她虽然气,可也真没有再揍自己的意思,还把鞭子都收了起来,不禁想起以她玉儿姐的话。她两步追上去,拉着辕夙离风的衣袖,小小声地问,“娘亲,我听玉儿姐说娘特别的怕你,你说东她绝对不敢往西,是不是真的啊?”

阿修罗是何等人物,又岂能听不到辕同逆的话,抓起一片树叶就朝她的屁股射去。辕夙逆听到破空声响,身子一扭,避开暗器,扭头瞄了眼阿修罗,冲她扬起一抹灿烂的笑。

辕夙离风扫了辕夙逆一眼,说道,“不是怕,等你有了心爱的人你就会明白。”

辕夙逆笑了笑,说道,“爱的表现嘛!”

辕夙离风轻轻扯了扯嘴角,不置可否。

到了她们住的小屋,辕夙离风亲热地招呼辕夙逆坐下,并亲手为她倒上一杯亲自酿的百花酒,“尝尝娘亲酿的酒味道如何?”

辕夙逆在藤椅上坐下,端起一杯酒,细细地品了一口,赞道,“好酒。”偏了偏头,“就是味道淡了点儿,我喜欢浓烈的酒,就像是嗯,修罗界里面的火烈酒就不错。”

阿修罗窝在旁边的藤椅子,双手抱臂,懒洋洋地睨着辕夙逆,等着看好戏。离风的性子她又不是不了解,逆儿刚才的忤逆行为,她肯算了离风也不肯。

辕夙离风又替她斟上一杯,说道,“有时候清淡点好,太浓烈的酒伤身。”她端起一杯酒杯,说道,“这酒如人,不管是清淡的还是浓烈的,她都是酒。可这酒有养身与伤身之分,人有好人与坏人之别。”说到这里,辕夙离风抬起头睨着辕夙逆,柔声问道,“能把刚才的行为给娘亲解释一遍么?”

“什么行为?”辕夙逆装傻。她缩了缩脖子,看娘亲温温柔柔的,原来也不是个善茬。绵里藏针,笑里藏刀,也是个角色啊。

“需要我再提醒你一遍么?”辕夙离风问。轻柔的声音,听在耳里十分舒服,但却让辕夙逆如坐针毡。如果是换作别人,她早拍桌子暴走了,可是,现在面对的这两个是她的亲娘老子。她这一辈子活到现在,谁都没有怕过,谁都没有敬过,可是她唯一敬重、唯一怕的就是阿修罗。没有阿修罗,就绝对不会有她辕夙逆的存在,特别是阿修罗那与天争命的雄心气魄更是让她折服。阿修罗坐在这里,就让她觉得有一股无形的威压压着,不敢造次放肆。至于对着她的娘亲,打她一出世娘亲就被封印了,现在见着虽亲切,可也总有些陌生,而且摸不着她娘亲的性子,这让她也有一些不知道该如何对付。辕夙逆想了想,反正认错是对了的。她起身,在辕夙离风的旁边跪下,“对不起娘亲,逆儿错了。”低着头,像一个犯错正准备领罚的孩子。

“错在哪?”辕夙离风又问。

“错在不该调戏娘亲。”辕夙逆暗道,她当时哪里知道是她的娘亲啊,要是早知道,肯定会装得乖乖地过去亲热巴巴地认亲。想想就郁闷,这么漂亮的一个美人儿居然是她的娘亲,是十月怀胎生下她的女人。

辕夙离风冷眼睨着她,“那换作不是我,是别人呢?”声音冷了下来。难道换作另一个女子她就可以随便调戏?

辕夙逆的额间流下两道冷汗,“逆儿知错。”

辕夙离风深吸口气,她若真知错倒好。只是看这孩子,怕是知道错在那,却不知道为什么会错在那,心里也不认为是错。再看她这语气,分明是应付。她扫向阿修罗,这孩子究竟是怎么被教大的?教她本事,却没有教她做人的道理么?

阿修罗耸了耸肩,别过脸去,有点没脸见人。

辕夙离风把辕夙逆拉起来,“起来吧,以后就在这里住下,哪也别去了。”

“呃,娘亲,我得回修罗界。”辕夙逆赶紧说道。她也不笨,一看辕夙离风这副架式就知道留下来准没好事。

“阿修罗王大人那里,自有你的娘去替你说。在我未同意你离开之前,绝对不准离开。”

“为什么?”辕夙逆惨嚎道。她还要出去闯荡扬名立万呢。

阿修罗看出辕夙逆的心思,轻轻勾了勾嘴角,站起来,慢慢地在辕夙逆的身边跺着步子,说道,“为什么?这个我来替你娘亲答。第一,你以为你现在的修为深厚除了阿修罗王全宇宙就你最厉害?光是神界那几个神君你就一个都搞不定,你娘亲疼你,怕你出去被她们欺负了;第二,好歹也生你一场,生下来没瞧两眼她就不在了,现在自然是得好好补偿;这第三嘛,不仅是她,也有我,怕你被人骂作有娘生没娘养,你刚才不也说了吗?你的娘没有教过你怎么有理,这咱们不得给你慢慢全部补上吗?”

辕夙逆有些不服气,她说道,“你们还当我是三岁小孩子?”

阿修罗睨着辕夙逆,“不当你是三岁小孩子。现在也不怕跟你坦白,你要不是辕夙逆、不是离风身上掉下来的肉,咱们现在也不会跟你废话,直接就将你废了或者是宰了,还跟你说这么多废话!”

辕夙逆怒目瞪着阿修罗,“你们什么意思?”她算是明白了,跳起来叫道,“好哇,你们……你们两个居然把我当成十恶不赦的大坏蛋是吧?好,反正我都背了一辈子的恶魔名头,也不怕你们说我。哼!”重重地一哼,调头就走。

“站住!”阿修罗喝叱道,“你要敢出这道门,咱们的母女情份就到今天。”

“你!”辕夙逆扭头怒眼瞪着阿修罗。剑弩拔剑的气势展开,两人大眼瞪小眼,屋子里面掀起血腥的战气。

辕夙离风说道,“都给我乖乖地回来坐下。”走到门口,把辕夙逆拉回来,说道,“逆儿,你是好是坏,娘亲不好下评论。但娘亲不希望你再杀人,也不希望你再做这些品行不端的事情。让你留下来,一则是想让你陪陪娘好一家人团聚。二则……”

“二则是重新教我做人是吧?”辕夙逆叫道,“娘亲,大家说我坏,大家都说我是魔头。可我没有对不起你们,没有跟你们丢脸。天不容我,我自然是不容天,天界的人处处追杀我们辕夙一族,不死不休,灭天界,我没有错。娘,逆儿一身血腥,那是因为逆儿要生存、要活下来。你看看辕夙一族,现在还活着几个?哪一个不是九死一生从血里淌过来的。不是我要为恶,是天逼我!”说罢,她一扭头,说道,“娘亲问我,如果刚才你不是我娘亲,我会怎么样?我会喜欢你且一直缠着你,你是一个很让人动心的温柔女子。我对你无理,只是想你以一种独特的方式记住我,我想侵入你的生命,我想拥有你的温柔和美丽。”她沮丧地垂下头,无恨懊恼地说道,“可是谁知道你是我的娘亲。”说到这里,眼中泛泪,从小,人家有娘亲疼着,她没有。她有人宠,可是她没有娘亲,她守着的只是一大堆娘亲为她缝制的衣裳。望着的,只是那黄河底下的一口冰冷的玉棺。如果是在见到她的娘亲的时候就认出她,她会很开心很幸福的。

辕夙离风怔在当场竟不知如何是好,她看向阿修罗,却见到阿修罗嘻嘻一笑,拍着辕夙逆的肩膀,说道,“不愧是我的孩子,欣赏眼光都跟我一样。不过,很遗憾,你晚出生了几十年。现在她是我的老婆,你得另外去找。”

辕夙逆扭过头,瞪着阿修罗,“你得意什么?你的娘有我的娘这么漂亮么?”说罢,走过去抱着辕夙离风的胳膊孩子气地撒娇道,“娘亲,你让娘去跟阿修罗王大人说让我陪着你嘛。以后逆儿哪都不去了,就在娘亲身边伺候娘。”

“呃……”辕夙离风愣了下下,这啥跟啥?

阿修罗叫道,“滚,滚回修罗界去。谁准你来打扰我们的二人小日子的。”气死她了,居然想把她支走,霸占她的离风,这小王八蛋还有没有把她放在眼里。

辕夙离风摸摸辕夙逆的头,笑了笑,问,“愿意留下?”

辕夙逆点了点头,“能陪在娘亲的身边,逆儿当然愿意。”她把嘴巴凑在辕夙离风的耳边,轻声说道,“不过,我怕娘揍我。我小时候她老打我,现在更是暴力升级。你刚才瞧见没,这才多久时间,又是鞭子又是暗器又是拳脚的,以后娘亲可得多疼着我点,不敢我会被娘打死的。”

辕夙离风乐了,这孩子的确是被阿修罗揍得狠了点,她笑着点点头,拉着辕夙逆在旁边坐下,说道,“她是后妈,你别招惹她!”

“离风!”阿修罗哀嚎,她怎么这么快就向孩子投降了,还埋汰她。

辕夙逆得意地朝阿修罗挤了挤眉,亲热地靠在辕夙离风身上撒娇。

阿修罗咬着牙,拳头捏得“格格”作响,她又想虐待孩子了。这辕夙逆,让她不想当后妈都难。“辕夙逆,你都三千多岁了,还小啊。起来,要在这里住下就得干活,去,后院里的柴劈了。”阿修罗两步过去将辕夙逆从辕夙离风的身上拉起来,然后抱着辕夙离风,叮嘱道,“离风,孩子大了,就不能老让她粘着你。”换她粘着离风就好。

辕夙离风应了一声,“嗯。”她抬起头,柔声说道,“逆儿,麻烦你去一趟后山,后山上有一株万年珠果在今明两天内会成熟,在它长熟的那一瞬间把它摘下来,不然一刻钟过后就会结籽落地。”又回头对着阿修罗说道,“你去一趟凌尘那里,就跟她们说一声逆儿以后在我这里住下了。”一手牵着一个人,送到门口,“快去快回,我煮好饭等你们。”

阿修罗愤愤地瞪了辕夙逆一眼,辕夙逆则得意地扫了阿修罗一眼,两人足尖一点,各自奔去。

辕夙离风站在家门口,揉着揉额头,以后的日子只怕没得悠闲了。一个逆儿,一个阿修罗,看这两人争锋吃醋的劲儿,准得把自己烦死。不行,她得想办法给逆儿找个伴儿去。辕夙离风调头回屋,刚在椅子上坐下便见到阿修罗回来了,“这么快?”她讶然。

阿修罗叫道,“送个信能有多久?用飞剑绑着信直接就送过去了,犯不着跑那一趟。”现在辕夙凌尘掌管修罗界,她这个当老祖宗的找辕夙凌尘办点小事情还用亲自跑?话还没完,辕夙凌尘的飞剑传信送来了,这让两人觉得心生惊讶,她们的信只怕还没到半路,这凌尘的信居然就回了?应该没这么快,展开信一读,才知道这并非是回信。“辕夙凌尘拜上,见过二位老祖宗。辕夙逆已从修罗界离去到了天仑山,祝老祖们一家团聚共享天伦,逆是辕夙家长辈,凌尘不敢拘禁,关于她永不得出修罗界的禁令已经解除……。”余下洋洋洒洒一大篇,说得冠冕堂皇,阿修罗归纳成一句话就是辕夙凌尘已经把这个祸害踢给她们了。信一看完,修罗界结界上的裂缝全关了,摆明了是某人早有预谋把人往这里踢。

阿修罗扬着信,“看吧,连凌尘都不愿意收她了,这说明她有多过份。”

辕夙离风淡淡一笑,说道,“你接下来估计会更过份。”她贴在阿修罗的身上,轻声说道,“阿修罗,她可是我的心肝宝贝儿,你不许修理她太惨。”而且,她也觉得这孩子不好修理。

阿修罗咧嘴笑了笑,拉着辕夙离风说道,“没事,我修理得狠了,你就出来护她嘛。要不这样,我扮黑脸,你扮白脸,我修理她,你来宠她,咱们……”阴险的毒计一条加一条的出来。正在后山上守着万年珠果的某人突然觉得背脊一阵阵发寒,全然不知已经被算计了……

※※※※※※※※※※※※※※※※※※※※

嘻嘻,结文了。

《化身为玉》无错章节将持续在清风文学小说网更新,站内无任何广告,还请大家收藏和推荐清风文学!

喜欢化身为玉请大家收藏:(m.qinfengwx.net)化身为玉清风文学更新速度最快。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存书签
站内强推 仙长的人设 变臣 都市枭雄系统 从前有座灵剑山 都市最强装逼系统 我真的只是想打铁 武道医王 恶魔就在身边 农门福宝小媳妇 黑萌影帝妙探妻 穿越六十年代农家女 大佬我真没偷你儿砸 护花妖孽 全系灵师:魔帝嗜宠兽神妃 重生嫡女悍妻 重生之寒门武士 阴司 我的群星帝国 逍遥小书生 盗妃嚣张:残王宠妻无度
经典收藏 桂院 穿越之农家生活有点甜 重生王爷公主妃 (综漫)Unwilling to wait 丑女种田:山里汉宠妻无度 嫡女棣王妃 殿下,臣惶恐 宠妻如命之王妃太嚣张 刁蛮小娇妃:误惹腹黑邪王 穿越必须低调 锦衣玉令 权臣闲妻 独霸王妃 誓要休夫:邪王私宠小萌妃 农园似锦 爱妃,你还我清白! 农家媳的秀色田园 后宅那些事儿 似锦 娇娘医经
最近更新 那位大佬她穿越了 嫡长女她又美又飒 倾城小佳人 皇上您该去搬砖了 嘉平关纪事 斗朱阁 小祖宗穿越后称帝了 旺夫系统带我发家致富 农女福妃名动天下 大唐验尸官 权臣总想骗我跟他私奔 表哥万福 全天下都知道太子爱她 冠上珠华 大月谣 催妆 侯府商女 穿越农家锦鲤小福女 这丞相夫人我不当了 娘娘的满满求生欲(快穿)
化身为玉 绝歌 - 化身为玉txt下载 - 化身为玉最新章节 - 化身为玉全文阅读 - 好看的古代言情小说